天上星与花丛蜜

他叫段传新,是一个性格内向,独特的男孩。在家里与父母沟通不是很多,彼此之间了解甚少,因此在做许多决定时,与父母争吵,但从不放弃自己的想法,心中虽有许多梦想,有许多兴趣爱好,都是自己偷偷的完成,他想,即使没有父母的支持,也要坚持到底,直到上大学,还没有忘记当初的梦想,文学与音乐。

在多年前,大伯出门去了北京,留下女儿段梦萍,将她交于奶奶照顾。她比段传新大一岁,高一个年级,性格温顺,大方得体,两个人相处融洽,没有什么矛盾,就是段传新从不跟她叫姐姐,直呼其名,时间长了,她也就不在乎了。时间过得飞快,他俩都已经过了十岁,这年正好临近段梦萍舅舅家女儿过十岁。由于大伯大妈不在家,只好奶奶代劳了,就把这堂姐弟都带去了,还有一个调皮帅气,到处玩耍的堂哥,段传俊。那天上午,搭车去了县城,传新在一路上东张西望,他说喜欢看这种风景。很快便到了县城,奶奶带她们去买鞭炮和蛋糕,挑选了半天终于定好啦!最后走向她舅舅家,面带微笑说了几句,就进去了。一进去就看见三个孩子开心的玩耍,一看便知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其中有一个女孩叫万蜜,这是他懂事以来第一次与她相识,因为当时还小,又不常见,只是过年才见,印象就并不太深刻。不一会,就开始安排席位,吃饭。一碗碗的菜直铺桌上,直到铺满,传新当时还小,手臂短,奶奶给他舀了许多汤肉,还亲自喂了一颗鸟蛋给他。随着菜上完,酒喝尽,谢绝挽留,就与主人告辞还家。当时传俊却没有回去,他说他找同学玩,就这样,传新随奶奶回家了。

在之后的许多年里,传新对万蜜始终没有印象。再有一次随堂哥传佳接亲戚,到家才知是万蜜姐弟,但两人并不相识。天天渐渐黑了,路还是有点弯曲,传新当时骑车也不是太熟,但还是按传佳安排,载上万蜜,刚上路一切还好,后来天完全黑了,由于急着赶路,传新加速了,在前面一个单路上,由于速度太快,刹车不灵,经验不足,人车冲下田里,还好,她没什么事,而他一身泥土,站在那一动不动,而后传来堂哥一声苛责,你怎么开车的,然后叫他一起把车从泥土里拽出来,可两个人使劲全身力气,也没拽出来,后来传佳找附近的村民帮忙,才拽出来。幸运的是车还没坏,就这样回去啦!传新在路上很是不自责,有点愧疚,也曾很生自己的气,因为他载的一个女孩,害羞的他,当时要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回家之后,大伯给了她们压岁钱,也给了传新,最后堂姐梦萍叫他去玩牌,他说,不去了。

这件事在他的记忆里永远都没有抹去,那时他才算真正的认识她。第二天,他带她们去山上玩,去寺庙里看佛,去水库吹风,一路走走停停,放着vae的温暖歌声,还算比较愉快。那一次游玩回家后,传新无意中加了她的qq,并没有与之聊天。过了几天,她们就回家啦!过后传新把这次经历写了下来,凭他那时的文字功底写的还可以,并最后一句题上所有人的名字,已作纪念。

在后来的日子里,他知道她和他在同一所高中,便聊了几句,她问他她叫什么名字,他巧妙回答:oneme。其实在打备注时打错成“万幂”,但他一直不知道。后来聊了几句,就下线啦,他并不喜欢聊天。

在某一次放月假中,他看见她的图像亮着。便与她聊天,正逢晚上他喝啦许多啤酒,但很清醒,他向她倾诉自己不能金戈铁马,建工立业的愁苦,也问她有什么追求。她说,读书。其实他当时不懂,甚至觉得她太执著,再问一些,她也说是读书。

岁月涟漪,春去秋来,很快又快过年了,他写了一首《烟火》赠与她:

黄浦江水月天接,万家灯火如画。桂华流瓦纤云散,耿耿素蛾雪柳划一缕情丝,游曳暗香苍穹。寻目光滟中晴天姑娘暧昧的轮廓,守着西窗望青草河畔岸边。红装胭脂粉戴朝西桥,衣裳淡雅看姑娘纤腰一把,回眸一笑唯见旧情哀谢。

她答到,蛮有文采。他却希望她能好好吟赏家乡的烟花笑。

在元宵节他又写了一首《元宵回灯》相赠:

月到柳梢,相约黄昏,与你把酒赏花灯。

万家灯火彻天明,街头灯影逐花红。

她依旧回答很有文采。他却只想告诉她,只是对日渐消失的文化节日的怀念。她说,我没有那么深的思考。他也就没说什么了。

到他高中毕业时,去武昌打工。得知她在武昌读大学,问了她的地址,告诉她,他来这里打工。她说,很好,这一次她们再次谈到追求,他说他想当作家,却很难。她说,会有机会的。她说她没想那么多,自己只是一个米虫,知足便好。他打完工后,写下了一首词,以她的名字命名,即《万蜜》:

回到那场现实的噩梦

有你我狼狈的身影

是我破坏在你心里的玻璃

就算你认为记录的是伤悲

时光已经宽容我

我发的简笔荷小小诗

只是想让你心透凉一点

可惜写错你的名字

故作我在练字

我崇尚的风格小说里的万幂

文静温柔多美好

你还是没有领悟到

你是万朵花中酝酿的画蜜

看不见夜晚那颗闪闪的天上星

你徜徉在花丛里自由自在

等待晴天你的世界开满爱

你是千树万树飘落的零叶

听不见四季那场沙哑的流星雨

你落在石板桥上无拘无束

相信明天明天依然美好

她们两个人,一个是天上星,追求星的璀璨,一个是花丛蜜,安于花丛的蜜蜂。

他对她始终不够了解,总有一片朦胧在心里。他觉得,她见证自己一路走来的坚持,有她,他会想起这一路的艰辛,尽管他们是彼此的过客,但是长安心里的过客。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