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

听雨

我喜欢听雨。

听雨滴落在花瓣上的丁冬声,仿佛雏燕初振翅膀;听雨滴滑过草叶的滴答声,一片洒脱悠然的诗情。

我喜欢听那些透明的精灵演绎气象万千的曲调,听春雨的温柔、夏雨的豪迈、秋雨的婉约、冬雨的深沉……

我喜欢静静地坐在窗前,坐在只有阵雨劈劈啪啪敲打瓦砾、屋檐、窗台、大地的深夜,坐在那万马奔腾般的熟悉而又陌生,亲切而又隔膜的声音里,有时还情不自禁地吟诵起蒋捷的《虞美人•听雨》来: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我喜欢享受听雨的意境:丁丁冬冬,滴滴答答,如珠坠玉盘,似禾高拔节,激越而潇洒,空灵而悠远——

我的眼前出现了一片开阔地,“呱呱呱”的蛙鸣声连成一片,在小河边比赛掷“漂瓦片”的愣头小不点,赤裸着晒的发亮的身子,屁股一撅钻入水中……

白浪滔滔的天子河煮着鸡蛋大的泡泡,男人们的木筏子在风雨中飘摇,从大堤这头将装满泥土的蛇皮袋子运往大堤的另一头;妇女们担着沉甸甸的箢箕也担着沉甸甸的责任,在雷电交加里快步如飞——抗洪,抢险!

几只长腿的白号子(白鹭),不时梳理着洁白的羽毛,那两只高的能丈量面积的腿儿,像木桩一样撑着呈弧形的身子,那红里带黑的眼睛注视着水面,总希望收获意外。唉,白号子守滩头,两眼望水流!

棋盘似的水田里,穿蓑戴笠的男女,双手犹如饿鸡嘬米,有节奏的上下运动,那“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恰恰之声,画出的是一条条碧绿的直线——插秧,很累很累,但也是一种意境,一种乐趣!

打谷场上,柴油机欢唱着。它远非催眠曲好享受,它留下的“后遗症”是头昏耳鸣,但那饱含希冀的黄澄澄的谷粒晒场流金,带着淳朴,带着欢笑,带着喜悦,带着祥和,流进了农人的心里……

雨,小了点,但还是一阵一阵的,微风习习,树叶沙沙。没完没了的雨啊,是那样的执着,那样的勾人浮想联翩——

站在班级的三尺讲台上,看着我心爱的学生们有板有眼的吟诗诵经,我在听雨;

坐在学术报告厅的主席台上,耳边印着天南地北同仁们送来的阵阵掌声,我在听雨;

捧着那沉甸甸的标志着课题研究成果的镏金奖牌,任镁光灯在眼前肆意闪过,我在听雨;

倚着彩霓柔和的咖啡馆的藤椅,倾听着友人的呢喃细语,我还是在听雨……

听自然之雨,别有一番韵味:如歌如诉,若即若离……

听人生之雨,感悟生命价值:天生我才必有用,莫使金樽空对月……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