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对阿成说:“等我长大了,带你去看大海好不好?”阿成咧嘴笑了,这是我看见阿成第一次笑,在我的记忆里,也是最后一次笑,阿成目光深邃,望着远方,远方或许就是阿成的归宿,夕阳红遍天,彩霞飞渡。两人缄默。阿成是同村的人,
思考太多,过多的繁琐不想太多,过多的悲错发呆太多,过多的凄然回首太多,过多的感伤痴笑太多,过多的涟波发疯太多,过多的非凡狂哭太多,过多的宿命太多的太多,誓言的终托
就像吃红枣必得吃灵武红枣一样,看油菜花必得到门源。门源观花,有两个好去处。一个是位于海拔3892米的达坂山隧道口,站在高山上远眺,视野极为开阔,花海,雾海,尽收眼底。近处,山花接着菜花由疏变密,从淡变浓。远处,菜花连着云
【谁偷了写字的手?】谁从我们的身上把写字的手偷去了呢?是冬带来了冰冷,还是时光的杀气?我一定要知道!向黑暗冲破残缺向泥泽留下灿烂看,大家快看我看到了那个凶手她正在绑架我们的双手用糖果诱惑舌尖再用炫丽黏住我们的双眼我们竟没
古城花韵○樵夫在古城襄阳久居或者游历,你会发现这个“南船北马”、“七省通衢”“外揽山水之秀,内得人文之胜”的都市,不论是市花紫薇,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冬青,还有屈居一偶的梧桐,都别有一番韵味儿。紫薇花古城襄阳多日没有下雨了。
文/弱水但愿有一天,可以琴瑟在御,岁月静好,那时,我便无欲无求。——题记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都在慢慢长大,不再肆意得等,某些人,某些事,放在心底,任凭它慢慢盛开。开始知道,这个世界上原来是有很多东西是等不起的,既然等不起
人生像雾像雨又像风,有时雾霾严重,空气严重污染,你不出门还不行,要去赚钱养家糊口;出去,你会觉得呼吸困难,甚至还会导致过敏。有时,如春雨,淅淅沥沥;有时如大雨滂沱,有时还可能会发生山洪爆发,导致泥石流的形成,阻碍交通,你
---原创小说作者:钟明磊山本次郎慢慢的睁开眼睛,感觉天晕地旋他想起身站起,头感觉却炸裂了般的疼,又趴到在地上。村上的站满了人,村长用手指挥着大喊着“快,挖深点,”几个男子一边用铁锹挖着土,一边擦着汗。几个人赶忙拖着死人
埋葬自己的初恋,随之,祭奠自己曾经的友情,每件事发生的时候,每个人都会认为自己是受害者包括我自己我不是圣人我也会埋怨一直因为觉得亏欠所以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与不满即使有,也对另一个朋友说对于朋友我没想那么多只要伤心快乐有人
我刚跑完长途回到饭店,刘经理就叫住了我:“小张,再辛苦一堂,给县委胡主任递一份紧急材料,下午四点以前必须亲自送到胡主任手里。“我连口水都没喝呢!”我嘟嘟囔囔地发起了牢骚。“这不是没有办法吗?为了让咱们饭店早日开业,大家都
纵然,即使我没有了天地,也要有那个爱着晗的萧……——文/小絔1.和他第一次见面是在七夕节那天,那时的他算不上帅气,却有很好的身材,白色的T-恤在阳光下是那样的耀眼。那日,他和粲坐在公园的小亭中听着音乐。粲看到我,向我挥了
酒一场,醉了多少情肠待月光,浇洒昨日旧伤物是人已非,人是心已非,如此这样只轻叹,不如昔日想象意难忘,执一笔正书狂曲散人未散,人散情未断,笑谈离殇该奋起,重整一身戎装莫愁怅,无畏风雨沧桑长风向破浪,破浪向天狂,无可阻挡!隆
穿过黑夜的隧道你阳光一样地站在我的面前蓝了的天没有半朵灰色的云彩好多年漂去了从惊喜到感叹到失落到夫望到不堪回首可你还是站在这里在长满皂角的树下维纳斯般的长发依然如此光彩绕过膝间今夜我不能忘怀
水仙花从老家过年回来,我惊奇的发现春节前朋友送的水仙开花了。洁白的花瓣,鹅黄的花心,挑在亭亭的花杆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我是个不怎么喜欢养花的人,怕照顾起来麻烦,所以对花可以说是没心没肺的。再加上水仙刚开始就象个洋葱头
文心雨妻子下班后,回到家里,稍微迟疑了一下,"今天天气这么热,做什么饭才能让他们有胃口,吃得开心呢?”她把目光放在早晨买回的那些菜上。苦瓜,青辣椒,她抿了一把从鬓角留下来的汗水,脸上马上露出喜悦,走进厨房开始忙碌起来。不
【1】“臭丫头,你昨晚死去那里了,你大爷的,我生日你居然没到场!”男孩掐着女孩的脸蛋说。“你丫的,你这是重色轻友的家伙,去死去死,有女朋友就忘记兄弟的人!”女孩不示弱的回过去。“切,不稀罕,你没来更好,懒得照顾你!”男孩
昨晚梦中我堆了一个雪人越看越像自己站在你家门前我知道你会走过来为我围上红红的围巾把我的鼻子正一正把我的嘴巴亲了又亲我看见很多陌生人匆匆从我身边走过她们走的那么轻只有你留下了清晰的脚印我怕热不怕冷也不怕风儿就怕顽皮的孩子毁
四周,袭来刺骨寒气。船长,海面上浮冰越来越多了、导航仪是不是出了故障?掉头吧,航路Nš[•†N0大副大厨工匠,不忍描述混乱与反常(不合理的东西,气死人都是正常!)救生艇、木筏子你们留着,把救生圈给我。我,跳下去。若有
如水的时光里相遇和别离犹如一场花开花落是你匆匆而过的步履在生命里留下了芳香的印迹让我忍不住在一次次回眸中刻骨的铭记/经历了多少红尘往事思念依旧是那样的美丽摇曳在红尘中的一帘清梦里你的名字曾被我无数次放下又拾起生怕它被掩埋
五船行海外,暂歌暂欢“走水路!”我欢呼道,长那么大,我还没看到过大海呢!湛蓝色的大海,一望无际。浪花溅出白色的泡沫,一只海鸟掠过,翅膀尖在灿烂的阳光下,闪出一点银芒。“原来这就是大海啊。”我指手划脚,兴高采烈地嚷道。我和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