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手机控》(陕西赵荣进)你们的身边是不是这么一群人,他们每天手里都拿着个手机不停地看,请不要怪他们,其实他们并不是在玩,也许是在写一些文章,或者是在修改他们晚上写的东西,为了写那些东西,他们可能比其他人睡得要晚1
作者:孔德裕空谷走钟声,草履入禅厅。宝刹接云气,杖拄三二僧。潇潇秋落木,款款叶归根。终来图一静,何事问缘因?
文/王鹤其实这些都是写给我自己的,聊发感慨而已。真正对于你,我只有两点期望:幼时不染恶疾;长大不染恶习。如此则我心足慰。按照预产期,你应该会在大概两周左右后来到我的身边,来到我的生命里。像每个待产的父母一样,现在的我喜忧
我以为这是一次死亡,早已放弃了挣扎,任自己倒下沉睡,我以为在没有机会,没想到重头开始这样美..........—题记曾以为这一切就这样结束,再没有压力,再没有痛苦,没有包袱,也没有令人心碎的是是非非。我以为我的过往,我的
城市的车水马龙,繁花似锦,喧嚣嘈杂,灯红酒绿。也掩盖不住心中时时涌动的乡愁,像一根绳索,牵着我的思绪,在梦里无数次回到故乡。畅游乡村的宁静,让心在这里休憩,享受一下蓝天白云就在自己的头顶上飘荡,清风拂面,荡气回肠。享受一
一恶,父亲不欠你,为你流汗,母亲恋你,为你流血,你的出现是个未知数,也是一个别人找不到的未来,你有资本在不知道的岁月哭,别人就能在知道的岁月付出,你还是你,家人还是家人,因为有你,才有担心的时间,因为有钱,才担心没钱的时
写你滴水藏海底/文偷偷地把你写进我的梦里半夜醒来才发现湿了枕巾灿烂了想念你的心终于终于你走进了我的梦里偷偷地把你来写又像是写在水里我的笔就是一条玻璃容器里的小金鱼在你身边徜徉偷偷地把你写在了桌上犹如播撒种子在田里时时把你
再见老谢!花开花落,潮涨潮汐。又是一年夏季,又是一年别离。、、、怀念你的猥琐的笑容,还念你的昂首阔步,(散文网:www.sanwen.net)怀念你的带点土音的普通话,怀念你的对捣乱的同学的容忍怀念你的、、、、、、记得开
如果抛去交通闭塞不算,上河应该也算得上是一座风景优美,山水如画的隔世小县城。没跟着旅行车,自己找了一个开往上河的客车,便开始了我的异地之行。一路上,不断有起起伏伏的山峰从眼前闪过,一条江水也不知是什么名字,纵横东南这块大
  给爸爸画个像。爸爸鼻粱上架着一回黑框眼镜。他在学校教地理,这副眼镜帮着他看见了中国,看到了全世界;他也教历史,这副眼镜又帮着他看到了书中古今中外的历史人物,了解到变化万千的史实。爸爸的眼镜可真是个望远镜呀!我在给爸爸
迷失了自我有时候,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总是有一种冲出禁锢的强烈冲动。待有一天如愿以偿时,却发现,自己失去了太多、太多。原以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却不想从此坠入的幻想的深渊。总是天真的以为,只要伸出双手就能拥抱全世界。当有人
对于没有文化,不懂表达的人来说,行动就是他们表达爱意最直接的方式。爸爸就是这样,他从来没对我说过他有多爱我,我对他有多重要,但他一直在用行动向我诠释着这一切。只是,执着于文字和语言的我,将他无声的倾诉忽略了那么多年。爸爸
岁月如一指流沙缓缓的在指尖流淌,我静坐在流年里,捻一抹心香,执一盏清茗,携一抹微笑,让我在倾心的文字中绽放。光阴流转,韶华如水,岁月如一指流沙缓缓的在指尖流淌。回首过往,辗转流年,人生就是一场无悔的修行,一场场遇见,一次
时光清浅,淡淡的不留痕迹。站在季节之外,目光随着飘舞的雪花在纯净的天地里游离,一颗安恬的心于明媚处,伴着春的梦想,品味冬韵味,聆听岁月温柔的呓语,感知静怡的纯情与通透。回眸走过的时光,那一脉脉暖香回荡轻饶指尖凝香。掬一捧
秋风萧瑟秋叶黄,寒夜凄凄心悲凉。举头遥望一轮月,低头又见满地霜。
初识樱花,还是缘于二十几年前登泰山时的一次偶遇。泰山的樱花位于泰山南麓的岱庙里,枝干相比其他的树木显得并不十分粗壮,但硕大无比的树冠却又不是一般花木所能比拟的。花开季节,无数根枝条上缀满密密的圆形的小花朵儿,那种铺天盖地
南方的冬天,没有肆意的冷,没有浪漫的雪,在缕缕寒风中,悄悄开在了每个离乡人的心上。第一个在南方度过的冬天里,我们的爱情走到了尽头。距离、时间、信仰,我们的生活,越隔越远。青春年少的我们还不懂怎样宠着我们的爱情。终于走到了
当深冬的白雪如柳絮般飘飘洒洒当严寒包裹着整个世界当男人端起那只盛酒的高杯一饮而下就把最真诚的祝福和念想一起咽下酒顺势而下一股暖流漠然的由心底泛起霎时温暖全身男人是什么女人你知道吗其实男人就只想做一个窖藏酒一般酒香的人或许
当时光走在了前头一切将逝的我该用什么去将你挽留是忧是愁搁置在眉头山长水远后即使金石也都腐朽最终都付诸东流时光呀请你慢悠悠给多情的浪子多一点青春去走走时光呀请你慢悠悠给愁怨的姑娘多一点时间来怀旧时光呀请你慢悠悠给叛逆的孩子
一那是狼烟四起的时候,父皇带着我走上城楼望着这锦绣河山,目光深邃而悲凉他说,琴儿,想不想见你的母亲每个晚上,父皇都会对着一幅画像发呆画上的女子,素雅安静我问父皇画上的女子是谁父皇把我搂在怀里,声音悲怆而又苍凉这是你的母亲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