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那长发……》

记得席慕容说过:“再平凡的女孩,如果有一头飘逸的长发,也会变得美丽动人起来。”

古时女人那一头如云长发梳洗了多少让人艳羡和惋叹的风韵——后主之姬周后每天变换不同发式来赢得宠爱;“云鬓花颜金步摇”尽显杨玉环柔媚之态;“懒起画峨眉,弄妆梳洗迟”极尽西施闺阁相思之苦;“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的花木兰女扮男装束发替父从军,秀发露性;冯素珍挽起长发“为救李郎离家园”,中状元后被皇帝点为驸马;祝英台“同窗共读整三载”,一腔痴情化为蝶;《琵琶行》里蔡伯喈之妻侍奉公婆无钱为老人下葬无奈剪去长发;《悲惨世界》中的芳汀为使可怜的女儿生活的好些不惜出卖头发和牙齿;《红楼梦》里的鸳鸯姐不甘为贾赦小妾情愿终身不嫁侍奉老太太,“剪去青丝伴青灯”,以明志;《长发姑娘》中的长发姑娘情窦初开地迎拥白马王子,表现了人性的规律和自然的力量……

长发如美酒,迷醉过多少儒雅;长发似情歌,倾倒过无数风华——在我长发的记忆中,人们对长发的情感层出不穷:如林振强的《长发》“夜夜亲亲秀发十次,因你而起的生命有多美”;庞龙《长发》“让心经得起爱的轰炸,你的长发是最美的花”;蔡淳佳《孤单长发》“是谁带走我多年的长发,眼泪留下,却忘记去擦”;许茹芸《头发》“连发端都发出香气,你喜欢的长发是我的长发”;张学友《丝丝记忆》“记着乌黑你一缕长发,常令我梦境中伤心呼叫”;5566《神话》“我迷上了你的长发,请不要让我心乱如麻”;动力火车《就这样吧》“闻一闻你的长发,别再哭啦”;曾淑勤《不再等待天堂》“长发证明我浪漫,泪水表白我温暖”……长发的美,吸引了多少人们的心!

每每行走于街头,看着那些长发飘飘的美眉们轻拨那随风舞动的发丝,柔柔地落在粉肩上那和风般的轻盈时,就撩动了我对过去长发青春的怀念和对长发钟爱的心,牵扯出对童年的回忆和对岁月无痕的微憾——

娘说过她那根乌黑油亮的过膝大辫“勾”来了父亲的慈祥目光;她曾在我的羊角小辫上扎上鲜红的蝴蝶结,在绿色油菜籽原野里奔跳晃荡;在我考上学校的第二天娘身后的大辫子不见了——她剪卖了两百元钱为我凑赴校的路费;还有一次天黑回校途中,一个黑大汉死活纠缠我到树荫下放下我的秀美长发肆意地从上到下抓摸玩弄……

啊,我那长发!

我记得:是范琳琳唱的《黑头发,飘起来》初激了我对飘逸长发的欣羡;而宁静演的《大辫子的诱惑》又再激我对粗亮长辫的慕尚。当我也成了一个长发姑娘时,我最善于享受我那长发在风中飞舞的感觉,犹如是黑色水藻在海底舒展手臂纵情舞蹈那样地妩媚妖娆,想把一个异性的心紧紧缠绕;时而我也会把长发的幽婉决绝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用孤芳自赏的妙态坐在溪石上梳开秀发,使它绵密流畅如一帘幽梦!此种娇憨之态异趣天成,就如方秀惟的哥词“长发飘啊飘得让风吹,千丝万缕缠绕在心上”!

秀发引无数人回眸欣赏,长辫添情增悦盛月色荷塘;美发是时代的印记青春的象征生命的写照,长发是民族的传统女性的魅力美丽的生活!我爱长发,它使我更有女人味;我爱长发,它是我温柔的性格;我爱长发,它有一种自然和随意的无拘之美;我爱长发,它的简单给了我真诚善良的创意……

我的长发柔顺黑亮,走路时逸逸洒洒,风起时飘飘扬扬,晨梳时别发卡饰头花束马尾编辫子都尽显“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的绰约风姿,晚御时松散垂拂月光西照旁束一侧披散入浴又具一番“仙子凌波、出水芙蓉”的妙韵——这时的长发之我不是骄傲的公主和高贵的女神,而是至纯的女孩和美丽的姑娘;这时的长发之我似远离了世俗和虚伪,显露出清纯的真善和至美的辉光……

不知是谁说过:有人的长发后面藏的是幸福,有人的长发后面藏的是苍凉,而于我呢,哪一种都不全对。听说在“文化大革命”那个疯狂岁月,满街的剪刀满地的长发,不知毁了多少女儿的娇柔;看见那高中门外收头发的人一把势利剪刀无情断送过无数女生秀美的发辫;曾经的我竟为保住一头如瀑长发宁愿舍弃心爱的体育专业;当然,我也欣然为长发摄影师慷慨展示过各式的秀发——我觉得:长发是一种生活状态,更是一种生活情调……

啊,我那长发!

在我青春的梦里,曾有个美丽的长发仙子辗转反侧徘徊徜徉,她流转的明眸宛如夜空的明星,发如流泉,衣似蝶翔,眼里盈满娇羞的笑,晚风拂着秀发掠过脸庞,发丝起落处柔情溢扬!这时,有一个人慢慢靠近背影娉婷、袅袅娜娜、风韵自生的她,用一把手梳为她穿发而理、拂发而唱,她喜之际粉面含春,闪光的长发如泻下的黑瀑似优质的绸缎在他指尖滑淌,两人抬手转身间漾溢着无限风情——爱,因长发而生,这个“仙子”就是我!

这时我生命中最繁华的一段青春了:我的欢笑随着长发飘散在每一阵风起的时光,他誓言铿锵,用有力的手把我长发高高扬起又重重抛下,我尽情地享受着被人欣赏长发的美感价值,那丝丝缕缕点点滴滴不可淡忘!

在林间,他常情不自禁地放下我轻拢在长发上的白娟,轻嗅久吻我那老在他面前不停晃动使他意乱神迷的长发和发香,喃喃地轻语“长发如丝、生活如诗”;在湖畔,他爱解开我的发辫对水梳拂,梳得春光护杨柳,这时他的眼光同水色一起如山泉流盼,泌入有情人心里,轻哼着刘德华的那“我的梦中情人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的歌词;在窗下,柔亮的秀发随意洒垂的桌上、椅旁,书香和发香充溢着整个房间,心融化在美的和谐里;在街上,我们比肩而行,他看着众人艳羡的目光显得十分神气自豪:“美发人增色,相伴丽人行”,是哦,同长发美女同行,美意写在心间、刻在梦里、却露在脸上!

说真的,此情此景不醉才怪!

那时正是秋天。如今又是秋天,落叶在阳光下跳动着最后的舞曲。而这一切已经过去,象一场春梦带走了曾经美好的回忆,那远山近水、鲜花云霞,还有我那秀美的长发,都成了岁月的过客。缕缕掉落的忧伤就像往日的他深情搂着我披满长发的腰肢,从那时一直纠缠到今后——这“三千烦恼丝”!

啊,我那长发!

我拥有过长发的漂亮,拥有过美丽的时光;是谁把我的长发盘起,又是谁为我作了嫁裳?别说大阪城的姑娘辫子长,也别说小芳的辫子粗又长,我有长发青丝缕缕,我爱长发秀姿顺畅;多少生活烦恼和光阴绮丽,都会在随风舞动的长发里淡然而逝,留给我的是翩翩发动的遐想。虽然离愁别恨使“白发三千丈”,虽然人生苦短朝如青丝暮成霜,我也会在清风里潇洒吟唱:“幽梦逸韵溢芬芳,人间处处是画廊,逍遥云中且漫步,我爱长发永飞扬”!

啊,我那长发——我要为你赋上一曲永恒的赞歌,愿你的芳心柔抚我疲累的胸膛……

作者:四川乐山黄仲廉

2012.10.24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