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远去他乡,那长长曲曲弯弯的路,就是风筝的线,一头挂着漂浮的你,一头系在我心上。你飞得越远越高,说明你经受风的打击越大,别人都为你喝彩,谁知道你经受多少风雨的历练,谁知你经受多少分分离离的磨难。可是你,风筝啊,飞起来,
无谓的时光在岁月里辗转,碾碎了多少的青春与理想,在遗弃的角落里,有多少次被泪水打湿了脸庞。时光总是走得如此的匆匆,若流星般划过,在转眼间,那美丽就消失殆尽。曾经在他人面前豪言壮语,如此的不屑,多么的傲然,可如今,梦破碎了
请相信我一直在等待从现在到未来从今生到来世//站成树木让所有的叶子化成跳跃的音符为你风中歌唱//站成高山让青苔迎接雨水石头迎接阳光//站成江河与湖泊让肋骨弯成最相思的弧度鲜花永远盛开//站成冰川、雪原、峡谷、草地、桥梁、
遗忘千年的伤,漠然的划落胸口!等等等等!是谁从死亡的边缘走向未知的世界。流年消逝的一切都变成飞舞的雪之精灵!飘散在茫茫红尘中。莹莹素手托不起爱恋。风吹起的衣角永远挂满伤怀。追忆彼岸早已变了模样。谁是谁的谁静静凝望的双眸。
冬日的阳光,温柔的抚摸着身心疲倦的旅行者,像妈妈掌心中的温度,爱怜有情。人生就是一场漫长的旅行,旅途中会有欢笑,会有忧伤。欢笑的时候,要记得这一刻的幸福,没有什么事是永垂不朽的,欢乐也一样,这一刻的相聚也意味着下一刻的别
夕阳下醉人江畔,清风轻摆垂柳罗衫,江面金光潺潺,一叶孤舟渐行渐远,仿佛望见诗仙已过万重山。一壶浊酒,江南烟雨中,半醉半熏,独揽清风。铺纸砚墨舞笔绘丹青,黑白双色间缓缓流淌,多少神韵,几多风流。薄雾缭绕山水之间,葱翠绿茵,
文:紫罗榄六月已经中旬,因为忙于琐事,还没有未从那五月凉凉的初夏里走出来。近来无事,平静的心有点受季节的影响,显得不太安静。走在街道里,看着过往的风景。静坐在这悠长的草藤下,草藤蜿蜒在长廊上,有一缕缕清凉的风透过草藤,轻
作者/慧如风风过夜阑秋色剪,一卷韶光,吹彻良宵短,薄黛青青还复返,吴山已是飞鸿断。×××又点胭脂青玉案,宿雾浓时,添得眉波转,落得海棠频向晚,鸳鸯著意悠悠满。_______《蝶恋花》/题记苍翠浓阴满院幽,余香冷却小兰楼。
◆邂逅一早风拉开了帷幔推开窗子正好与阳光撞个满怀它把昨夜等待雨的一片痴情寄予于一朵蔷薇花含蓄的微笑在窗台的一角阳光看到了只好将一张半遮半掩的脸潜伏在一片云里它想借一朵云来飘下风的思念成全大自然的美好/◆丁香花开昨夜那一朵
幸福是一个常常说起的话题,要说对幸福真正有所感慨,有所感觉,还真不容易。我觉得幸福有三种状态:渴望幸福,身感幸福,身在福中不知福。去年央视做了一期节目,叫做《你幸福吗?》,对此我毫无感觉,也许是岁月沧桑,也许是心有旁骛…
雨后,世界似乎变了模样,婴孩一般刚刚诞生。野花似乎刚刚成长,不知如何表达心意。似乎第一次见到这全新的世界,那个刚刚沐浴的柳树,不知为何低下头去。似乎见到了洁白的婚纱,面对那一朵轻盈的白云,麦苗不住的摇头,丫头一般不知所以
【一刀作品】我没有读过霍金的《时间简史》,因此不知道时间在物理学家的眼里是什么样子。然而时间的本质并不是属于物理学家,而是属于芸芸众生,属于江河湖海,属于整个宇宙。时间就是上帝,我很轻易地将时间想象成一条河流,时间所流淌
我故作坚强,你说你知道我难过不开心。我强颜欢笑,你说你知道我伤心失落。我佯装洒脱,你叫我别太逞强。——题记我每次心情不好都凶你,每次生气都找你发火,每次你都会不问我生气的理由,我每次都不和你解释,可是每次你都说你懂。我受
俯下身子剧烈的咳嗽,恨不得把所有的一切都咳出来用水冲走,当听到水响的那一刻,我似乎想起了林岚和顾小北。终于站起来,看了下时间,三点二十八分。头疼得里面像灌满了铅,好重好重,好想一躺下去就可以睡到天亮,可我知道,一躺下去,
我永远忘不了属于我的。那是在一个浪漫的夏季,我有缘结识了她。往昔是值得珍惜的。孤独、痛苦、眼泪和欢笑,留给我的全是美好。把盏独饮,一种怅然若失的伤感占据了我的心田。蓦然回首,才发现自己不再年轻,也许太阳并非就是金色。属于
九月,秋高气爽,百花尽数凋零,南方却掩盖不住季节的忧伤,紫薇姹紫嫣红,杜鹃红了街道两旁。细细想来,每个人的生命里最美的那朵花,便是出嫁的那朵红衣裳。晚风,徐徐而来,独自坐在窗台,或许习惯了一个人,总是静静地坐在窗台,拿着
是否还曾记得断桥的那把油纸伞为白蛇撑起了一段所谓的爱情在佛珠的渡化下才有了所谓的圆满是否还曾记得孟女的一声哭唤记万里长城在瞬间土崩瓦裂那尘土一扬就是万年千年等一回的歌声早已渗进了西子湖的水痴痴的后来人呵还在寻觅许相公的足
文/浩涛一母亲打来电话说我养大的那条白狗再次咬伤了村里人,已经把它杀了,我乍一听,怔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那条村前村后奔动地矫健身影;那个在我还没进村口就从樟林深处急冲而来,把我扑倒,印上满身梅花印的家伙;那个在阴雨朦朦的
今年西北的六月天气很热,一如人们的心情一样,到处干旱,空气中充满了烦躁。清晨起床,太阳还未从东方升起,独自一人站在窗边,手里端杯微热的水,望着天际。以前从来没有早晨起来喝水的习惯,不知道这个习惯什么时候养成的,或许是天气
经常会想些事情,断断续续的,没法说是从哪冒出来的,就像下雨连绵不绝,一个人可以发呆很长时间,就像睡着了,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有点苦涩,尤其是在做一件事的时候,忽然想到鲁迅先生对于回忆的一翻见解“回忆是精神的枷锁牵引着已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