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碎语
  文/红尘一笑   1、   一直在忙,忙过年,忙串亲,忙吃饭,忙发呆。   光阴不疾不徐,一年的光景似乎漫长又短暂,张目凝眸,三百六十五个日子倏然已过。   母亲刚刚出院,父亲走后,母亲似乎与医院结下了不解之缘。于是,三点一线按部就班的生活,被瓜分成无数细碎的匆忙,以自己独特的形式,挺立。   儿子昨天打电话说,某某同学新买了一件四千多元的衣服,很好看;某某同学的父亲,孩子没毕业就已找好了工作。面对孩子稚气的声音,心,突然哑然。   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忙碌中总有憔悴的味道,在时间的指缝间奔波,不经意间,我们都做了这人间的萍客,旧时的堂燕在屋梁下渐渐老去,唯一的印记是额角增生的皱纹。   时光是一部切割机,会把所有的日子都切割成碎片,幸福与痛苦,失望与希望,坎坷与无奈,漫过岁月的流沙,一一被打磨成经年物是人非的风景,不管你是否心甘情愿。   或许,这就是生活。   2、   很久未撰文,以为刻意的远离会求得一份心安理得的轻松,梦,也便在懈怠中染上一层懒散。   很喜欢一种意境: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很想,寻这样一处清幽,沐清风习习,拈菊把酒,不在乎是否富庶,只愿守一份悠然,看错落的光阴穿过俗世的烟火,透明一份惬意。   时常有灵感来叩门,一种呼唤,不远不近;一种感觉,压抑且纠结。   很多时候,把自己的文著从书架上拿下来又放上去,欣慰也茫然。   直到有一天,文字以泪水的形式汹涌,才知道,原来,文字一直是我的随从,不由得我爱与不爱。当一种感情压抑到心痛难忍,所有的释放便身不由己。   雪小禅说:文字,救命的文字,以最温存又最凌厉最跋扈的样子翩然而来。而在此时,在此刻,它是恩人一般,及时出现在已经空空寂寂的心里。这是命,是定数。   那么,且让我携一抹菊香,从命。   3、   越来越喜欢哲理的东西,内蕴而苍凉。   昨日整理旧作,发现很多信手涂鸦留存下来的碎语,突发奇想:抽时间整理成册吧,权当一次心祭。   一些文字,与岁月无关,却与心情有染。   饭后出去散步,看到春风已柔软了枝头,几只鸟儿叽叽喳喳,奔跑跳跃,心,便在刹那间涌满感动,毕竟阳光的底色是温暖。最期盼的桃红柳绿即将到来,走过漫漫寒冬,人生何处不春天?   有人说,最充实的生活,就是养个孩子,栽棵树和写本书。那么,我想,最平常的人间烟火,应该就是一边凋零一边葱茏,一边颠沛一边热爱吧?   人生原本由许多无奈组成,因为有了梦想和追求,才蓊郁而温暖。   就让心,随着温暖前行!   红尘一笑笔于2015年2月25日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