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水微澜

在老家的小山上,有一个积年累月挖石头挖出的深坑,由于挖出的石头实在太多,因此留下的坑就越来越大越深,渐渐地,在坑的四周、底部的石缝里都涌出了泉眼,加之四季雨水汇集,逐渐形成了一个四季不会干涸的小水潭。小水潭位于村北边的小山上,离村子有差不多两里地远。盛夏季节,那里异常热闹,人来人往不断,有干活累了来洗手洗脸的,有来提桶挑水给庄家灌溉抗旱的,再有就是小伙伴们来此闲玩耍的。小时候,妈妈每次警告不准到那里去玩耍,夏天不准去洗澡。可是,我和小伙伴们依然还是背着大人们不知道,偷偷的赶着家里的两只小山羊、或是提了割草的篮子溜到潭边去玩耍,脱光了衣服在水边相互攉水、打水仗,弯着腰在水里捉蝌蚪、抓螃蟹。冬季是死水潭最寂寞的时期,人迹罕至,鲜有谁肯去光顾。冷清的季节小伙伴们都不敢去玩儿,因为每年都有人在那里洗澡淹死的。在我少年的记忆中,那里简直就是一个人间天堂,潭边的嬉戏给我们留下了许许多多美好的记忆。

潭水很清,很深,很绿,四周有山体的屏围,水面总是平静的,就是有风吹过,水面也不能激起一丝丝的波纹,所以我们叫它死水潭。夏天的死水潭永远是最美丽的季节,潭边长满了青青的野草。碧绿的小草,陡峭的山石,都要在潭水里照个影,洗个澡。雨后潭边总是很湿滑,那时是绝不敢轻易到近前去的,只有站在潭边欣赏水中山石的倒影,有时也会让小羊到潭边喝水。就是这个小潭,给我少年的岁月平添了无限的快乐和美好的记忆。有一年到潭水边去洗澡,因为太小,个子矮,起初在边上玩耍,可是不知不觉中,就慢慢地就随着别人游动时激起的波浪到了深水区,潭水淹过胸以后就,我就身不由己了,慢慢向里,向里,水淹到了脖子,我实在害怕了,想叫又发不出声音,潭水马上就要淹过嘴去,幸亏一个同村的人急忙拉了我一把,把我拽到了边上,我吓得一下子哭出了声,现在想想还后怕,不过有了那次不死的经历之后,我就慢慢学会了游泳,上高中时经常在市里水面更大的颍河里游泳。

一晃许多年过去了,因为生活的原因,我常年在外奔波打拼,也很少有时间再去看它了。去年冬季,在母亲忌日那天,刚好一个小时候的伙伴从开封回老家来看望他的母亲,说起小时候的事,我们兴致不减,于是午饭后结伴上山去看望死水潭。

隆冬季节,一路不见人影,死水潭就静静地等在那里,缺少人气的潭地,略显凄凉冷清,四周的山坡上依旧是茂密的连片衰草,由于连年干旱,水面缩减了不少,水中山头的倒影已失去了记忆中的陡峭挺拔了,雄立高耸的山峰怪石早已被岁月的风雨磨砺的光滑凸平。我和伙伴都已到了不惑的年龄,风风雨雨经历了许多挫折坎坷,此时重游故地,我们都没有说话,各自心中都在思考着一些事情,触景生情,儿时的欢乐依稀记得,现实的生活却是那么的不同,水面依旧平静,潭水还是那么碧绿,然而我隐隐的觉察它的绿中略微有点混浊,不再像当年的潭水那么清醇。儿时的友谊是多么的纯洁,天真,生活的经历中或多或少的掺进了一些说不清的元素。静默中,忽然刮过一阵冷风,接着竟下起了雪粒,雪粒落在平静的潭面上,竟也激不起一点小小的涟漪。然而此时此刻,我们的心里却再也难以平静。雪越下越大了,山路滑,不敢再逗留,我们匆匆告别了死水潭返回了,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内心深处就像平静的水面激起了不小的波澜,久久难以平静,想了很多很多。......

2013年初秋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