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故事。请相信这是一篇故事。凉村是一个古老的村庄,不大,几十户人家。青石板的街道,古朴的建筑风格,还有江南一贯的青山绿水。凉村一直很平静,因为地处偏远,山路艰难,似乎与世隔绝。没经历过战争,没发生过瘟疫。很少有外人
幻格堡的日子(四)分类魔法系要分魔法系了,会是什么样子?魔法系总教师来之前,大家都坐在了教室里。过了一会,进来一个穿着宽大袍子,头上戴着圆锥形的希南帽的女教师,看起来像个巫婆。女教师发话了:“各位学员们,大家好,我是魔法
品茗佳人馨心香,兰花指拈黑白棋,未逢对手遇知音,悠闲雅厢心中禅!
你离去后,雁南飞,秋梦难眠,看天空,泪眼朦胧,心念成灰,了结此生的美丽的梦。回首前尘似水流年,伤痛不断在眼角不停地翻涌,爱总是善始不善终。今生宛若浮萍,依梦恋你,跨越万水千山,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题记朦胧夜色,一
秋日感怀                                 文/紫云烟    我经常在傍晚时分,独自沿着迂回的护城河散步。极喜欢凝视街道的尽头,看那深红的夕阳,挂在城市的高楼上,沿着永恒的线路,向着一天的结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一眨眼又过了一个十年时间抚慰了失落冲淡了伤感岁月的沧桑改变了少女的容颜再次踏上了佳县的班车思绪又一次把我带到了久远的从前十年来经历了太多的起起落落道路的坎坷让我力不从心苦不堪言穿梭在石城的老街却找不到一张
侯以雷诗歌欣赏108五一劳动节碌碌无为实惆怅,万事难做实蹉跎。从前光阴何时现,讲台之上乐开颜。古今中外开心谈,可育才子万万千。他日云端见孔丘,二人知己把话谈。试想千年万载后,定有世人来称赞。车祸造成伤脑干,不知何时讲台站
她是在西藏当兵的,她原来是大学生,而且还是硕士。她喜欢上一个当兵的然后两个人恋爱了,后来有了一个孩子,特可爱的一个小家伙,生完孩子后她在家休学带孩子,他老公就去西藏继续服役。因为那年的一次西藏暴乱她老公牺牲在了西藏,而且
青春是什么?是一本仓促的书?是一道明媚的忧伤?是一寸葱郁的光阴,是一种年轻的心理?或者是一段不及而终的初恋,是一次义无返顾的追梦?在这个尬尴的年龄,我们未老,却写着人生和青春的消逝,仿佛自己真的是洞透世事的哲人。青春是个
在闷热的夹杂着残碎栀香的九月初见本以为将只字不汇那时你如灰色的遥远的苍空你如秽浊的深远的泥潭你如孤独的寂静的墨森你如苍凉的残损的孤城······那么那么的远殊不知缘来无措晶雨将碧空与阔地相连从此美暖连绵赛尔格玲2013.
昔日长黑发,今朝一把剪,碎碎碎,短了黑发丝,减了长相思!少年客,黑衣裳,行人中,涌动群流。夜色借与我,隐身喧闹市。神色太匆匆,迷惘此刻中。往来多少事,消散风云纵。当年梦不再,还忆纯真时。少了闲思,少了相知。长叹息:红尘往
梦韵有荷中饭,看到已是七旬的老母端上用田绳豆豆苗做的菜,手中的筷子不由地伸向久违的这道菜的盆子,小心地夹起豆苗,在慢慢咀嚼品味其青青芳味的同时,不经意间,在记忆深处,不断地闪现儿时与豆苗有关的往事碎片,串成一段长长的剪影
漆黑的夜晚,凝恻成为一种习惯。忧伤侵袭着我的心房,卷缩床角,似乎一切发生的都是那样突然。不愿相信自己的眼,总是找一万个安慰自己的理由。可流下的泪水始终骗不了自己多愁的心——很疼。抱着自己喜爱的小熊,对着它说:不哭,不哭。
当往事一切都随风你可曾后悔踏入那百媚千红当佛音袅袅伴你晨昏你是否灵台依旧清明千年修行只为君倾放不下当初的繁华万种咽不下如今的辗转心痛忍惧佛音日日梵供不灭心中一丝清醒千年修行只为君倾泯却了天涯逍遥行独留人间绿柳桃红不惧千般
苏门长歌,时光一瞬间。生不逢时,现实与理想有了界限;生而逢时,灵魂歌唱绮丽梦幻。月的脸,星的眼,孤灯伴无眠。---题记窗外的小雨在空中飘散,洋洋洒洒。望着南飞的大雁,我在想:你可曾后悔过?千年前的汨罗江畔,北风飒飒,江水
今夜有雨随风潜入了窗浑然不觉你眼角的风霜我孤独地漫游,像天上的云你无力地仰望,像地上的尘埃我们之间好像隔着世界上最遥远的距却还是走到了一起///曾幻想以最浪漫的方式与你相遇但却被不切实际的现实倒打了一耙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
上周双休日和娃娃一起给你值班、又惹你生气了、现在想想我实在不该。其实象这样惹你生气、真的不止一次了。每次都以我的无理取闹开始、而以你的沉默告终。而事后、我每次都很后悔。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觉得我的心理有病了
作者:王鹏--关于快乐,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不管怎样,快乐都反映了一种愉悦的心情,一种美好的感觉。快乐是陌生人的一丝微笑,是冬夜里的一杯酽茶,是恋人相拥而行的身影,是老人相濡以沫的一生,是浮躁时心灵的瞬间宁静,是远行时
端午棕叶正飘香,门挂艾莆驱魔妖。追思汩罗恨投江,隔岸吟唱忆离骚。
云秀秀,雨悠悠。红枫绿杨携挽枝,妙腰粉唇扶窗孤鸿留。烽烟袅袅万卿骨侯。
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负了天下也罢,不过到头一指年华。纵使,年华有限,岁月无情,你是否会悔了一生,相约无华。烛光青灯依稀,伊人身影不在:烛火明珠璀璨,帐幔遮不住愁言了了。无奈此时,无情,却又成了他日。那个雪夜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